1. <bdo id="tzdo1"></bdo><bdo id="tzdo1"><optgroup id="tzdo1"></optgroup></bdo>
      2. <nobr id="tzdo1"></nobr>

                  1. <track id="tzdo1"><span id="tzdo1"><em id="tzdo1"></em></span></track>

                    1. <menuitem id="tzdo1"></menuitem>
                      <bdo id="tzdo1"></bdo>

                      <bdo id="tzdo1"><dfn id="tzdo1"></dfn></bdo><track id="tzdo1"><source id="tzdo1"><tr id="tzdo1"></tr></source></track>

                      • ceshi6
                      • ceshi6
                      • ceshi6
                      更多>>聯系我們

                      辦公電話:  0371-67725100

                      0371-67725125

                      辦公QQ及郵箱:366749682   zxxhsws@163.com

                      中興信和事務所

                      微信公眾號:zxxhkjs

                      辦公地址: 鄭州市鄭東新區商都路8號商都世貿中心C座13樓

                      乘車路線:地鐵3號線通泰路站E出口即到、52路;85路;135路;152路;259路;511路;k805路;B16路;游51路


                      公司信息
                      • 河南中興信和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

                        辛總

                      • 供應產品: 財務審計,企業上市,稅收籌劃,管理咨詢,涉稅鑒證,司法鑒定,專業培訓

                      • 移動電話: 18603861741

                        聯系電話: 0371-67725100
                        0371-67725125

                        聯系人:辛總

                      • 傳真:

                      為什么設立北交所?

                      發布時間:2021/10/8 11:47:08 作者:信息辦

                      昨晚,領導人向資本市場釋放了一條重磅新聞:設立北京證券交易所。毫無疑問,這將是繼設立上交所和深交所之后又一個全國性股權交易中心。


                      上交所和深交所的設立時間都是在1990年,前后不到一個星期,那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間節點。


                      30年后,北方終于有了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全國性證券交易所,同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間節點。


                      為什么這么說?因為今年大事很多,多到令人眼花繚亂。但也帶來一個問題,就是讓很多人的觀感很容易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


                      一年前,互聯網反壟斷還是美國巨頭需要面對的事兒;半年前,社區團購還是資本眼中的新風口;五個月前,課外輔導行業才首次被兩會代表委員點名;兩個月前,吳亦凡還是飯圈頂流;一個月前,共同富裕還從未上過熱搜……


                      半年多下來,該見證的歷史都見證了,該跌破的眼鏡都跌破了,但是呢,巨頭們還是巨頭,學生們照常開學,少了幾個娛樂明星之后吃瓜群眾們的生活依然如故。


                      當然,還是有人擔心風向轉了。確實轉了,但無關左右,只關對錯。共同富裕也好,三次分配也好,都指向一個問題:資本的流向。


                      就拿互聯網反壟斷來說,現在中國市值最高的兩家互聯網公司一年的營收,在中國300多個大中城市GDP排名中可以排進前50名,什么太原、珠海、蘭州都要靠后站。


                      中國誕生世界級的互聯網公司不好嗎?當然好。但凡事都容易物極必反。財富分配不均衡,很大程度上是資本流向跑偏所致。


                      先來看看過去十年資本的典型路徑。


                      2016年,在網約車大戰最激烈的時候,滴滴創造了連續4個月都用融資進賬的高頻紀錄;還是2016年,全國中小學生家長用于課外輔導的支出接近2015年中央財政教育支出的兩倍;仍然是2016年,北京樓市均價在10個月之內上漲了2萬元;哦,對了,比特幣在中國正式破圈,好像就是2016年底。


                      一年之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被首次提出。當時中國互聯網大佬們剛剛在烏鎮把酒言歡,比特幣進入新一輪炒作熱潮,北京房價在經歷了年中的暴跌之后開始反彈。都在低頭快跑,沒人抬頭看天。


                      之后兩年多的時間,很多人依然把自己當作變局中的看客。直到今年,僅僅半年多時間,無論是互聯網從業者、一二級市場的投資人、娛樂明星,還是炒房的、炒幣的、炒股的、媒體從業者才真正感受到了變化。


                      北交所的適時出籠,就是例證。


                      過去十年,中國產生富豪的領域很多,但真正快速、批量誕生富豪最多的領域,只有三個:互聯網、房地產和幣圈。這三個領域基本就是中國上中下三個階層在過去十年的資本聚集地。


                      互聯網在中國已經有20年的歷史,但前十年是真正屬于屌絲的時代,因為中國第一代互聯網創業者的基本盤,主要來自階層與階層之間的邊緣結合部。今天的很多大佬家境出身都很好,但20年前放棄出國或者體制內的機會下海創業,本身走的就是草根路線。


                      但從十年前的移動互聯網開始,無論創業者出身如何,他們都開始更加容易地接觸到了資本杠桿。事實上,他們不再是體制外的無業游民,而是“互聯網體制內的精英”,這是與第一個十年最大的不同。


                      所以,過去十年中國互聯網的造富邏輯,就是精英(投資人)+精英(創業者)x杠桿(資本和資源)。這個組合的門檻很高,一個投資人要想發現好的創業者,僅僅有錢還是不夠的,人脈、資源都是無形的杠桿。換句話說,就是彼此首先要在一個圈子,而不是花錢去進圈子。


                      2012年之前,中國的富豪榜上主要還是房地產老板為主,從那之后,互聯網新貴們不僅在數量上而且在財富量級上超越了前者,這就是頂級圈子的裂變效應。


                      房地產是中產階層的財富跳板,前提是買得早。中產之所以不適合互聯網的風口,一是錢有限,二是距離那個圈子又太遠。雖然十年前天使投資某個日后的超級獨角獸不一定比買房花更多的錢,但不在圈子之內,不僅接觸不到合適的人,即使接觸到了,成功率也很低。因為互聯網投資本身就是九死一生,所以對于中產來說,房子的確定性遠遠高于創投。


                      如果說互聯網是先富群體的游戲,房子是先富路上群體的游戲,那么,幣圈就是柔和了上中下三大群體的造富游戲。


                      換句話說,幣圈是過去十年唯一一個可以讓屌絲逆襲的風口。比特幣2009年誕生,今年全球加密貨幣的總市值已經超過2萬億美元。比特幣從當年幾乎白送到今天一個幣頂一輛特斯拉,不是一夜暴富,幾乎每一夜都可以暴富(當然也可以一夜回到解放前),上車的機會太多了。


                      所以,說過去十年中國造富的三大風口對中國上中下三大階層360度無死角覆蓋,而且三大階層的幸運兒可以在三大風口之間隨意切換。三個圈子融合成一個圈子,資本死死地被鎖定,最后就簡單地變成了錢生錢的“先富內循環”。


                      后果很嚴重。


                      2018年,隨著特朗普挑起中美毛衣戰,中國在一些核心技術上被卡脖子的問題開始顯現。中國制造一直很厲害,但在一些細分、高端領域,企業競爭力明顯不足。原因當然有很多,但一個不能忽視的因素就是,缺少長期支撐的資本。


                      中國不缺資本,但VC的錢之前都被互聯網吸走了,銀行的錢托起了眾多房地產巨頭,攢夠了錢的中產都去買房了,有點閑錢的草根都去炒幣了。股市一直上不去,跟社會資本的嚴重跑偏有很大關系。


                      資本都是逐利的,為什么放著回報率高的風口不投,非要去荒無人煙的賽道?北交所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


                      前幾個月,一個新名詞誕生了,它叫“專精特新”,是指那些巨頭“專業化、精細化、特色化、新穎化”的中小企業。如果說舉世無雙的中國產業鏈、供應鏈是一個有機軀體,那么這些專精特新的中小企業就是這個軀體的毛細血管。一兩條毛細血管不顯作用,但成千上萬條毛細血管就是命脈所在了。


                      無論是光刻機還是航空發動機,這些核心技術的產業鏈條巨長無比,不是一兩個團隊攻克某個難關就萬事大吉了,它需要全產業鏈的配合,而有些專精特新的中小企業,恰恰就扮演了產業粘合劑的作用。


                      中國為什么要造大飛機?不僅僅是因為商業考量,一個能夠為國產大飛機供應關鍵零部件的中小企業,甚至也可以服務半導體產業、新能源汽車產業等等。這次疫情中國產業鏈所體現出來的“產能替代作用”,很大程度上是千千萬萬中小企業的存在。


                      這些企業所在的的賽道估值甚至連某些互聯網巨頭市值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網約車少了一家或者外賣少了一家不會影響人們的出行,但產業鏈的某個關鍵環節一旦缺失了,整條產業鏈都可能受制于人。


                      正是因為賽道小、公司體量更小,這些專精特新的中小企業一直都是“陽光照不到的地方”、資本不愿投的領域。


                      而針對這類企業推出證券交易所,其實就是用資本扶持那些可以粘合產業鏈、甚至擊穿多條產業鏈的小巨人。光刻機、大灰機是火車頭,專精特新是車廂,資本就是鐵軌。以前投的是一家中小企業,現在投的其實是產業鏈,資本的回報空間被放大了。


                      先富起來的資本幫助后跑起來的企業,也是共同富裕。

                      分享到:
                      更多...

                      上一條:小公司請多做減法,少談管理
                      下一條:請領導吃飯怎么做?僅有心意可不行,辦公室主任:牢記“十步法”

                      国产美女高潮流白浆喷泉视频|伊人色综合久久天天小片|中文字幕一区二区三区在线看网址|免费国产H视频在线观看86
                        1. <bdo id="tzdo1"></bdo><bdo id="tzdo1"><optgroup id="tzdo1"></optgroup></bdo>
                        2. <nobr id="tzdo1"></nobr>

                                    1. <track id="tzdo1"><span id="tzdo1"><em id="tzdo1"></em></span></track>

                                      1. <menuitem id="tzdo1"></menuitem>
                                        <bdo id="tzdo1"></bdo>

                                        <bdo id="tzdo1"><dfn id="tzdo1"></dfn></bdo><track id="tzdo1"><source id="tzdo1"><tr id="tzdo1"></tr></source></track>